#走向我们的小康生活·美好家园#南太湖之变:原生态是个宝

天目新闻 记者 李沐子 陈嘉昀
2020-08-21 07:52

8月的湖州南太湖,天高湖阔,烟波浩渺,远望可见江苏层山,游人躲避着暑气,等待夜幕降临。

回溯2007年,未经保护开发的南太湖蓝藻大暴发,厚度可达10公分以上,“当时,拿一块石头扔进去,石头不会掉下去。”70岁的太湖旅游度假区旅游发展局原副局长、党群服务中心义务讲解员李东民向记者讲述了南太湖十余年的蝶变。

小梅村窘境

“守着太湖没水喝”

“人家都叫我老李,在南太湖工作了25年,这里是小渔村的时候,就来搞开发建设,算是见证了南太湖从一个破旧小渔村,摇身变成国家级度假村。”李东民的青春和梦想都撒在了南太湖。

湖州“网红”地标之一南太湖月亮湾酒店的所在地,又叫小梅村,曾经2万多渔民世世代代生活在这里,以船为家,依水而生,捕鱼是他们主要的生活来源。这里曾是渔民修船和渔网作业场所,还未走近,鱼腥味已扑鼻而来。

1997年,李东民出任总经理筹建太湖乐园。李东民仍记得25年前,第一次见到太湖的样子,坐着小船,拨开层层芦苇滩,眼前突然开阔,烟波浩渺的太湖出现在眼前,“能来太湖边工作是梦想,这里有原生态的太湖。”

“当时政府投入100万元启动太湖乐园项目,1998年太湖水上乐园建成,1999年全年销售门票30万张,周边建起配套宾馆和餐馆,旅游业初具成效。”李东民清楚地记得,小梅村人用24条大餐饮船,建起了当年热闹非凡的湖鲜街,带来年均客流量20万人次,同时也带来了每年5万吨生活污水。

当年,太湖乐园引用太湖水建成的露天游泳池,最让人津津乐道。开业第一年,泳池清澈见底,但第二年下水有了难度,1999年露天游泳池已无法游泳,“蓝藻开始滋生了。”

李东民坦言,在经济建设的过程中,忽略了对南太湖的环境治理。“当时发展经济,基础设施薄弱,没有排污设施。”李东民指着湖州南太湖新区建设展览馆中展示的南太湖老照片说,湖边整排餐馆的污水都直接排入了太湖。

“守着太湖没水喝”成了当时小梅村人的窘境。

以“退”为进

变化翻天覆地

站在湖边,满目蓝藻,污染企业肆意排污,“到了湖州不见湖”成了当时南太湖的现状。追求经济发展,更要保护好生态,但如何实现南太湖开发与保护的双赢?

2005年,湖州市成立了新的太湖旅游度假区管委会,2007年12月,管委会斥资3亿元,启动渔民居住上岸工程。与此同时,接连关闭太湖沿岸三狮水泥厂、鼎立印染厂等工业涉污企业,拆除湖鲜街,退掉200多家工厂。

十余年的努力,南太湖关停了沿岸5公里范围内不达标污染企业,全面实施13个行业提标改造升级,整体动迁太湖渔民上岸,入太湖断面水质连续11年保持Ⅲ类以上。2018年以来,南太湖积极创建“污水零直排区”,农村生活污水、渔业养殖尾水等全部实现零直排。

如今,湖州整合湖州开发区、太湖旅游度假区两个“国字号”平台,规划建设总面积225平方公里的南太湖新区,被列为浙江省“大湾区”建设四新区之一,致力打造全国“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”转化示范区、长三角区域发展重要增长极、浙北高端产业集聚地、南太湖地区美丽宜居新城区。2020年上半年,南太湖新区接待游客人次389.9万,并实现旅游总收入46.9亿元。

南太湖的痛,李东民看在眼里,疼在心里,“着急啊!”今天,南太湖的变,李东民也看在眼里,乐在心里。“你别看现在天热白天人不多,到了晚上这里都是人,每周都有来自全国各地的游客,来南太湖过周末,看我们的灯光秀。”

作为南太湖环境变化的亲历者,李东民觉得游客多了,投资商多了,基础设施也完善了。“但是最大的变化,是老百姓的生活跟着进步。尤其是原来生活在这里的渔民,他们搬入了新村,在我们各个旅游景点拥有了新工作,公共设施的管理、保护和保养都需要他们。”

李东民一直认为,环境变化带来的不仅仅是美丽,还有人民对幸福生活的向往与满足。

“未经许可,请勿转载”

热点新闻
    天目客户端